【MINI菟絲花】中褲運動套裝女夏裝韓版短袖休閒服套裝-現貨+預購 - 非逛不可推薦開箱文 - 理想情人Dulcinea 費洛蒙香水 (FOR SOCIAL)好康每日 - 印花和風拭手巾
必備單品 - 頂級東方美人費洛蒙經典香引限時搶購 - 【意都美 Litume】ON SALE↘下殺超低價 女款 兩件式防水透氣羽絨衣_綠卡其 F3075推薦開箱文 - [菜刀] Brieto-M11pro 洋菜刀 (單面刃) 240mm

天色漸漸暗瞭下來,伴著陣陣微寒。燈光照亮瞭這座繁華的城市。

仵晳加瞭件紫色的外衣,走到門邊那面大鏡子前,整理著裝和額前剪得齊齊的劉海。每次站在這面鏡子前,都掛滿一臉快樂的笑容。隨後,像往常一樣習慣的把門輕輕地帶上,聽到卡鎖聲後就愉悅的往樓下走瞭。

樓道裡的那隻老舊鎢絲燈發出的光比往常暗瞭許多,自然而然那米黃色更深瞭。

到瞭樓梯腳,邁進瞭挪動的人流中。很多個晚上,仵晳都是以逛街的方式度過黑夜。走過一條條熟悉的大街小巷,路過一個個賣小商品的夜店,時不時的從裝飾華麗的夜店裡飄出音樂,逸在滿是人群的街道上,那些歌曲大凡是自信高仰的,或是搖滾勁爆的,或是憂傷懷舊的。仵晳聽得出那些歌是一個人的繁華與滄桑。

拐進一條小巷,走到瞭她從來沒有到過的小巷,前方有一個十字路口,稀稀疏疏而過的人,黑色的夜光下隻有燈光,更叫人從心底萌生出寒意。

仵晳向十字路口走去,像是在專心想著什麼但又想不起來,身後隻聽得見自己輕碎的腳步聲。剛好走到路口時,身後像有什麼冰冷的東西正刺在自己腰部的脊骨上,即不穿過柔滑的皮膚,也不刺痛自己。

仵晳驚呆瞭!同樣的事情似乎發生在自己的前世。仵晳沒有發出任何聲音,也沒有做任何反抗。她清楚地明白自己是逃不掉的。

這位劫者十分平靜,劫者像是看多瞭這些被威脅的人所做出的種種恐懼,才表露如此平靜。

他低下頭傾在仵晳耳畔輕聲說:“我忠誠的請你到那邊的墻角下談談。”仵晳輕輕點頭以作答應。到墻角下,仵晳先於劫者開瞭口:“怎麼會是你?!”仵皙發覺劫者聽到這句話時小小一愣。

劫者用沒有任何感情的話說:“你,認識我?”

仵皙說:“我不認識你;這也不完全否認;我是在三年前的一個夢裡見到你。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現在眼前的一切是真的”

劫者輕聲發笑瞭,隨後說:“怎麼會呢?!”他打趣的說:“我還在昨晚的夢裡與你同床共枕呢!”

仵皙沒有在意劫者的話,又接著說:“同樣是在這座繁華的城市,同樣是在我們的寒秋,同樣是在這條我從來沒有走過,卻在某個夜晚偶然走進那條小巷,偶然的十字路口。”仵皙平靜下來,似乎一切都必須註定的,是那個夢。在這個陰暗的角落,臉上掛著看不清表情的微笑。

劫者冷靜的站在仵皙的背後,他手裡依然用那冰冷而尖銳的東西按在她的脊骨上。仵皙感覺得到,隨著自己的話一字一句輕聲的說出來,那東西一用勁而後又放松,像是老舊的發動機做著乎快乎慢的轉動。

劫者用略帶有磁性的聲音輕聲道:為什麼呢?在這個沒有星星沒有月亮的夜晚,讓我遇見瞭你。”他隨後就保持沉默,如同身後有一個人突然就沒聲沒息的消失瞭。

小巷依然有三三兩兩的行人從他倆的視線中走過。有一對情侶發現瞭他們,可能是因為一男一女在一起就誤認為是一對相互熱戀中的小情人,於是就當作什麼沒有發生過,消失在仵皙的視線中。

仵皙又開瞭口:“我,知道你的名字,有著一個很好聽的乳名,叫茲也。”劫者心一驚,差點就把仵皙的皮膚刺破。他說:“對。我的名字是茲也。”茲也長長地嘆瞭口氣,說:“看到沒有?路邊的行人多麼幸福,有自己的男朋友或女朋友陪著;那些路人又是多麼的聰明,沒有朝我和你走過來;那些路人又是多麼的無知,在他們的眼裡總是被光明的事物遮掩,沒有洞察的眼光,沒有發現在墻角下我們是怎樣關系,對吧?他們遲早會在光明的路上失去對自己重要的東西。”茲也像是一隻鸚鵡,在刻意賣弄自己帶磁性而吸引人的喉嚨。

茲也站在仵皙的背後,仵皙無法看到茲也長著怎樣的一張面孔,隻有憑感覺判斷他全身都是黑色的,衣服有個帽子,帶在腦袋上,這個角落陰暗而無法看清在帽子裡的那顆頭顱。

仵皙說:“你,真的覺得那些三三兩兩路過的人會有你說的那種悲色的遭遇嗎?”聲音越發平靜吐出嘴角。

茲也依然如他開始那樣沉默,茲也沒有在仵皙身上亂來,她隻有從那尖銳而冰冷的鐵制東西在自己身上接觸來瞭解茲也。仵皙靜靜等待著茲也對自己的回應。

終於,茲也開瞭口,從他喉嚨裡結實聲帶振動而發出極其誘人的聲音,說:“那是當然的啦!我相信那在眼前的是幸福,也相信那些很陶醉,但是,我更相信他們美好的東西會變成分文不值的煙霧,所以那些都是煙霧。”茲也像是個很惡心的人,在抒發自己內心永遠片面對這個世界的所感所悟。

仵皙輕聲說:“就算是像你說的那樣,全部都成瞭現實。可是你,沒有那榮幸給你自我陶醉欣賞瞭。”

仵皙發覺那冰冷的東西越來越沒規律可循。這次真的刺痛瞭仵皙的神經,忍不住發出低聲痛苦呻吟。但是,那冰冷的鐵匕迅速撤銷所有的力量。

茲也換用低沉而讓人生寒的冰冷的語氣說:“那…為什麼呢?你怎麼能這麼肯定呢?”這聲音足可以鉤出內心所有被抑制住的恐懼。

過瞭會兒。仵皙輕聲笑瞭笑,像是在為茲也婉惜,又像是對茲也一種莫無情懷的關心。路上的行人依然你順我逆走著,並沒有人覺察這裡的兩個人不對勁。

仵皙自信回答:“對。就算你說的那些事全部都發生,而你很不幸,因為你沒有那麼多時間可活;如果今晚,你沒有放我離開,那你就肯定沒有時間。今晚你不放過我,那你就必須死在這個冰冷的夜,這條冰涼的街角。”

風,吹掠過仵皙的劉海,拼命在額上亂飛亂舞,吹過站在她身後的茲也,也吹動瞭埋在那隻黑色連衣帽裡深處的劉海。而後,又是寒冷的空氣吸入肺腑。

在仵皙看不見的身後,發出似笑非笑的聲音。茲也說:“那你,說說個所以然吧!”茲也的聲音此時此刻如此祥和。

仵皙輕聲陳敘著:“我是一個不會做夢的人。在自己的童年裡,青年時,直到現在,都沒什麼夢塞進腦袋裡。還好,時間恩賜我三個夢;第一個和第二個夢都時現瞭。第三個夢,很不幸,我夢見瞭今天的你,這個夢對你或我都是不幸的。夢裡的我,一直在勸說你讓我離開!周圍圍滿瞭行人。那個你就是不相信我,就你舉起匕首向圍觀人群刺去,可是你倒瞭十字路口,而不是我。”頓時,從仵皙的眼眶中滾落瞭幾滴淚。

茲也聽完後,憤怒的刺在仵皙的脊骨處的皮膚上,沒有刺穿皮膚。並用低沉的聲音說:“這個世界為什麼會讓我在這個夜裡遇到你呢。我也能告訴你,你落在我的手裡,很不幸,誰也救不瞭你;而不是像你夢裡所說:不幸的是我和你。而是不幸的隻有你;抱歉,我在今夜隻是個美好的意外。”一段笑議後,冰冷而銳利的尖沿著脊骨緩緩向上移動,仵皙體內僅存的溫度像一點點被那匕尖奪走,經過腰到背在移到脖子,並柔和的滑到喉嚨的軟骨上。茲也這時給人感覺是冷血又溫情。茲也用他的左臂把帽子脫下,仵皙憑著這匕首的力道就清楚感覺得到。仵皙緩緩轉動脖子,想要看清楚茲也道底長著怎樣的容貌。茲也似乎也發現瞭仵皙在看自己,他用匕首輕輕用力按一按,仵皙就定格在那種難看的狀態。

茲也輕聲笑瞭笑,言:“你,看看我,長什麼樣。”仵皙才敢慢慢扭頭去看他。

仵皙驚訝的定格瞭,茲也有著美妙絕倫的容貌,幹凈蓬松的發很潮的頭式,剛剛蓋過葉眉的流蘇,隨著微弱的風一起搖動,一個來回接著一個來回;下巴長滿一寸長的胡茬。

仵皙說:“你想劫什麼?”

茲也說:“在你身上,我什麼都不感興趣。”

仵皙追問:“誰的?”

“是我以前一位朋友的。”茲也小聲說。隨後用手指瞭指十字路口的中心,意思是一起過去。

仵皙驚訝的看這茲也,拼命搖頭勸:“不行!那夢裡,你是死在這個十字路口!不要過去,好嗎?你會死的!”

“你知道嗎?如果你不過去,我會毫不留情用這把匕首刺穿你的喉嚨,讓你痛苦的死去。。”茲也似乎習慣瞭用忽揚忽抑的語氣對別人說話。

仵皙被推到十字路口的中央。仵皙抬頭看著滿臉邪惡微笑的茲也。

茲也說:“你感覺得到嗎?這種感覺是多麼奇妙。”他把匕首藏在袖口裡。

在昏黃的燈光下,更加突顯茲也高大的身形輪廓。

仵皙看著眼前的茲也,打消瞭立刻逃跑的念頭,仵皙相信自己的夢,夢裡自己沒有膽怯逃跑,而是擔當一個受害者與勸說者。

仵皙心神不定的看四周,在尋找夢裡那個讓茲也死在自己身邊的可疑,可是路人還是一一東來西去。

仵皙緊張語無倫次的乞求:“我們離開這,好嗎?站在這十字路口,你會死掉的!你真的會死掉的!”她聲音在輕輕的顫抖。她想阻止夢裡的悲劇,可是茲也正如夢裡的他一樣一點也聽不進善言善語;仵皙的眼淚都滾落下來瞭。

茲也笑瞭,開懷的笑瞭,笑聲中融入瞭惡氣。茲也說:“我哪裡會死?你看!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嗎!”向仵皙投去譏諷的眼光。茲也從袖口中緩緩露出反射寒光的匕首。這一幕正如仵皙夢裡所出現的畫面一模一樣。茲也右手拿匕首朝仵皙靠近,仵皙不自禁的後退。茲也用粗壯的左臂一把抓住仵皙,把匕首按在她的脖子上。

茲也再次用他那磁性的語氣說:“這或許正如你所說,這或許也正如我所說,那些形形色色都是遮眼的煙霧罷瞭!”

周圍行人發現站在十字路口的那一男一女不對勁,一個男人拿著短匕首架在那個女孩的脖子上。頓時,周邊的行人,有的驚恐,有的安若泰然,有的匹夫有責。在那個本來安靜的十字路口,一片喧嘩,道路圍得水泄不通。

茲也在那些路人圍觀過來時,用粗壯的左臂挽住仵皙細小的脖子。仵皙在不經意間看到瞭茲也的面孔,是一張再也無法平靜的臉,他眼裡那滿滿冷淡也蕩然無存,面部在路燈的照射下,多瞭些許細而結實的縱橫,在轉頭之際,仵皙突然看到他性善的側臉,忽似恐懼的側臉。這些在瞬間看到的畫面深深刺痛瞭海馬回中的某組織,這些就是仵皙在第三個夢裡所看見的瞬間,也是夢裡他最後一次對世界的容顏。籠罩在喧嘩中的茲也對著圍觀路人大聲怒叱,時不時對路人用匕首指著,或胡亂揮舞著。仵皙隨著他一次次急速轉身而發出聲聲無法忍受的慘叫。在緊張氣氛中,茲也的胸膛緊緊頂在仵皙的後腦勺上,仵皙像是全身都裝瞭靈敏傳感器,清楚地感覺到從茲也那顆心臟傳來的顫動,挽在仵皙脖子上的手臂也跟著毫無規律抖動。她終於明白一個安靜的人感到恐怖是如此陣陣驚心。

在茲也揮著冰冷尖銳的匕首砍向圍觀的行人時,仵皙也順勢硬生生被帶過去,就在這時,仵皙的眼睛掠過那些旁人,看到樓層裡有一個奇怪的黑影,黑影前有一片玻璃似的東西反光進瞭仵皙的眼睛。

仵皙歇斯底裡大聲驚恐喊叫:“不!不要!茲也快趴下!”仵皙的眼睛一直看著那個地方。

茲也順著奔向行人的方向,瞬間失去瞭知覺倒在瞭地上,茲也側臉貼在隻有幾度的十字路口的地面上。

仵皙安靜下來,整個世界也安靜瞭下來。過瞭一會兒,從茲也頭部湧出液體,由於昏黃的路燈燈光,看不清那血液有多紅潤。

仵皙全身發抖,並緩慢走到茲也身旁,用顫抖的雙手抬起他的頭,下巴上的胡茬在燈光的照射下格外顯眼。面對在一剎那凝聚而成的面容,整張臉上寫滿瞭他對這個繁雜世界的態度。瞳孔隨之也失去瞭獨特的光澤。在他的眉心有一個小圓孔,有很少的血液註滿這個洞而溢下額骨消失在發鬢;在他後腦勺下是一灘看不出血色的血液,從降溫的身體裡流出,一直流,一直流著。

仵皙失聲痛哭,如同自己在瞬間失去最重要的親人一樣。從仵皙細小的喉節裡發出聲聲自責:“不應該!這真的不應該發生的……”

過一會兒,警車匆匆趕到。

茲也被當作劫匪。他的屍體被警方抬上車。那輛載著屍體的警車消失在仵皙的視線中。

後來。現場被處理過後,有位肚子微微發福的警察對仵皙嘆聲道:“這是一位通輯犯,追蹤多年。今天,多虧小姑娘才把他……”那位警察看到仵皙臉上掛著淚水,就沒有再繼續說下去。而此時此刻,仵皙感覺這個世界有些生物異常冷血。

再後來,若無其事的又恢復瞭寂靜,依然是原來那個通向東西南北的十字路口。那個等瞭三年的夢,就這樣無可回避的發生在這個真實的世界裡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限時折扣優惠

zrb7d1j3t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